日期: 2019/3/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地點: 宜蘭棲蘭林道100K (13:03) 

20190302_棲蘭100出發.jpg

       去年6小時賽後的恢復不理想,引起足底筋膜炎復發,花了半年左右的時間才恢復到能開始練跑,這是一段漫長煎熬的過程,甚至以為跑步生涯大概就此結束;一直到去年10月初才能一次跑完半馬的距離,確定能好好的來準備一場賽事。棲蘭林道越野賽,是去年很想跑而沒跑的賽事,因此決定選這場當作復出賽,也是這季唯一的一場賽事,比較大的風險是,剛恢復的足底筋膜炎能不能承受週里程超過1百公里的練習? 能不能熬過1百公里的山路超馬? 幸運的是,挺過去了。

 

       練跑的初期是衝量,先把週里程拉上100K再說,邊小心注意身體練跑後的反應,邊將里程逐步上拉;為了避免一次跑太長,因此也有做幾次一天兩餐的練跑,到去年12月底,週里程最高來到130K,單月有到490K。今年1月則開始做點強度變化,引入去年練得不錯的漢森訓練法安排,加入tempoMP配速跑,扎實練了5週,平均週里程也有106公里。在兼顧傷勢復原下,很滿意自己的練跑成效,RQ網的體能最高來到28,當前跑力也從42左右,一路升到49.9,面對自己嚮往的賽道,已盡了最大的努力,做了能夠做的準備,可以無愧的踏上起跑點。

RQ訓練量_190302.jpg

RQ體能_190302.jpg

跑力_190302.jpg

      一月才剛讀過哪啊! 哪啊! 神去村這本書,嚮往住在山林裡的那種單純而直接的日子,加上自己是山裡長大的,對山是有著特殊的情感;一直遲遲沒踏入越野賽,就是怕栽入後,再也無法自拔地迷上。這次受傷,曾萌發可能無法再繼續跑的危機,覺得能跑就是福,趁著能跑時就盡量跑吧! 將來才不會有遺憾,因此便果斷地報名,朝聖一下高聳撞月的台灣杉,悠遊在幾千年的神木群裡,呼吸幾口樹木和深山裡的味道。

20190302_棲蘭神木.jpg 棲蘭神木園區內

      這次決定不自己開車,賽前一天從早上10:00出發,一直到下午5:00才到住宿的明池山莊,搭高鐵、轉火車,再到羅東搭接駁車;從燈火通明的平地世界,一路晃入漆黑的山裡,內心是期盼著,也有點不安。以前曾經過明池山莊好幾次,終於能夠入住一晚,環境很好,房間充滿著木頭味道,可惜已天黑,加上隔天又是一整天的賽事,沒機會好好遊憩一番,以後可以找時間帶家人一起來走走。

20190302_明池山莊.jpg 明池山莊

      凌晨3點下床準備,穿上練習時最喜歡的Hoka Tracer 2,買的另外兩雙越野鞋都不大適合,只好穿上這雙非越野鞋,還好今天天氣不錯,而且是輕越野,還能應付。4點集合搭接駁車,約4:10就到林道口,有點冷,身體卻沒有來到山裡的那種冷鮮感,那種冷鮮感是會讓自己身體維持在亢奮狀態,也沒聞到樹木的氛味,這種氛味會讓自己越跑越有精神,這是不大尋常的。不知是不是因為昨晚一夜沒睡的關係,導致身體的感官遲鈍了,在最該睡覺休息的賽前夜,我居然完全沒有睡意,就這麼翻來覆去了一整夜;該興奮的此刻,心裡卻是有些為自己擔憂。別想這麼多了,跑吧! 先跑再說。

鴛鴦湖.jpg離鴛鴦湖好近,可惜不能進入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前10K大部分是上坡,5點出發需要戴頭燈,路面算平整,但還是要專注,才不會踩到橫過路面的水溝或踢到石頭,視線不佳對坡度比較無感,控制心率在155以下,過高就走走降心跳;6點過後沒多久就已經可以取下頭燈,可以跑得舒服點。10K附近進入神木園區,先跟著木棧道下切,跑沒多久就發現跑法必須要有所調整,不然,還沒下到底就已經跑樓梯跑到腿軟,後面還有快90K要怎麼跑。跑時需要很專注,因此不易兼顧風景的欣賞,只能偶爾停下看看風景和拍照,今天感官真的有些遲鈍,沒有穿梭林間的舒暢感,空氣吸起來也沒有醒腦的作用,只有專注跑在林道上。下了多深就要爬多高回來,上樓梯大部分就用走的,不想在這裡把肌力給消耗殆盡。出神木園區回160林道,跑到這裡才短短12K左右而已,居然發現肚子餓已有飢餓感,可見今天會是一場苦戰,因此打定主意每個補給站都要好好補給,並且保守面對,不用再盤算可以幾個小時完賽,能順利完賽應該就算是不錯的結果。

20190302_棲蘭神木園區裡.jpg 神木園區內的木棧道,往上大都用走的

神木園_林明德_1.jpg感謝林明德攝影

20190302_出神木園區.jpg出神木園區後的朝陽

       補給站間隔比較長,加上速度慢,因此都會問下個補給站的距離;水壺帶得太小,需要計算何時喝水,才不會過早喝完而缺水,等到站後再多喝點。天氣很好,感官遲鈍而沒發現氣溫逐漸升高,流得汗水還蠻多的,代表體能也消耗很快。沿路都是碎石子路,並且上上下下的,很專心注意下腳處,扭傷可就沒得玩,跑久這種硬石子,雙腳不是太好受。大概1120左右來到台灣杉三姊妹的折返點,完成一半的里程。花了幾小時從新竹到宜蘭住了一晚,現在又跑回新竹,近距離感受參天巨木的雄偉,就這麼矗立在眼前,有震撼一下,可惜感官遲鈍,沒能心神觸動,也沒仔細端詳一番,這是最懊惱的事。想想這些巨木已存在很長的時間,相對只是短暫過客的我,能在這時空下與祂們相遇,這是多不可思議的奇妙緣分,怎沒在樹下參悟一下,而是拍完照便匆匆啟程。面對回程仍然不輕鬆的路途,下山得要更加專注。

Shun Hsu_170_7K_3.jpg感謝Shun Hsu攝影

20190302_三姊妹.jpg站在台灣杉下,顯得人類的渺小

三姊妹_李阿修_1.jpg能和這些年代久遠的巨木在這時空下相碰,真是奇妙的緣份(感謝李阿修攝影)

      回程下坡居多,剛開始肌力充足還能維持不錯的速度和跑姿,不過,碎石子路還是需要閃避較大石頭,避免不了煞車的肌力消耗。此外,中午附近氣溫應該有些高,持續大量汗水流失,體能消耗比預期快很多,最後回到24K附近的補給站,感覺體力已經耗盡,精神有點崩潰;在這裡直接坐下來休息,吃了咖哩飯、水煮蛋、紅豆湯等,好好補給後,才依依不捨離開,心裡只剩下平安順利回去的念頭,至於被多少人輾過已經不重要。心率拉不上去,除了因為雙腳有點痛外,主要還是呼吸變喘了,140的心跳喘得好像160時,這是幾次超馬後段的問題,不知道為什麼呼吸會變得這麼急促? 是因為體力耗盡或其他原因? 還真值得研究一下,不然應該是還能跑才對,即使自己試著做了一段時間的深呼吸,狀況依舊無法解除。而且一發現呼吸變喘時,就會汗如雨下,能維持的心率就越來越低。連擅長的下坡都得因為太喘而需走幾段緩緩,到林道口這15K真的熬得相當辛苦。心思都放在如何持續跑動、如何控制呼吸,已經談不上享受穿梭林道中的舒爽。

Shun Hsu_170_10K_3.jpg感謝Shun Hsu攝影

      到林道口只比關門時間早半小時,今天的情形跟自己12K時預估的差不多,是一場苦戰,完賽人數不到一半。出林道口的補給站,剩最後9K跑在台7線回明池山莊,自己從體力崩潰後又支撐了15K的山路,到這裡感覺已經將最後一滴力氣都搾出來,稍微動一下就很喘,因此決定最後9K就一路走回去吧。盡量走快一點,但已經能緩下來看看風景,並且吹吹風,這是今天旅程上唯一輕鬆的時刻;也許是鬆懈下來,幾次走在護欄旁感到有點暈,需要定一下神避免發生意外。也趁這時候撥個電話給老婆,告訴她今天狀況艱難,會比較晚回家,剩最後一段柏油路,不用擔心。走著路吹著風本來是有點享受的,但山裡天色漸暗,越來越冷,甚至冷到手都有點麻,怕繼續下去會失溫,3K過後只好試著跑一小段加熱一下身體,雖然只有7.5分速,但比走路的10.5分速快很多,跑著跑著覺得還行,就盡量持續跑下去,後面6K至少都在7-8分速,終於在13小時又3分鐘返抵終點。原來搾乾的體力,走了一段路後,仍然可以有些回升,是能再度跑起來的。

張廖君旭_f4K_3.JPG台7線上重新跑起來,姿勢已經垮了(感謝張廖君旭攝影)

      賽後有點惆悵,也有些不真實感,這樣就跑完期待已久的賽事;除了身體疲累、肌肉痠痛,以及右腳食指黑指甲可以證明外,內心卻好像沒跑過這場賽事。記憶也不是很鮮明,應該有少了點東西。經過了一個多月,還是搞不清楚少了甚麼,也許下次有機會需要再來跑一趟,尋一尋這次失落的東西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場越野賽是需要相當多人的協助才能完成,尤其是主辦單位和志工們,雖然這次關門人數超乎主辦單位預期,導致整個回收後撤機制大亂,但相信大家都是希望能做好。不過,越野的危險性和不可預期性還是比較高,參加時,能多準備還是需要多準備的,和登山的準備是有點類似的,寧願過多而不要不足。自己能跑在台灣珍貴的山林裡,無恙完賽,真的是幸運爆錶,這趟值了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最後還是要檢討一下,這是自己第4場百公里這種距離的賽事,已經比較能習慣如此漫長的跑動,奇怪的是居然是第1場跑得最輕鬆,比初半馬和初馬都還要輕鬆不少,其餘3場都面臨爆了又爆的窘境,而自認為後3場的實力比第1場要強不少,月里程和練跑強度也都高於第1場,但卻是第1場跑的最輕鬆。依準備歷程來看,原因直指超長LSD的練跑與否,後3場都揚棄超長LSD的練跑,而以正常LSD取代,卻一直沒有獲得好的結果。因此下一場百K,將會重拾超長距離的LSD練習,藉此再來比對一次實際上場的結果。這邊指的超長LSD是50K以上的練跑,當初不這樣練,是有資料指出太長LSD容易造成身體損傷,訓練時的恢復不易,因此才避免去練,只是結果看來不太好。一般跑100K以上這種超馬,都是建議要練到50-60K以上,確實也沒查到資料說練40K以下就足夠,自己實驗的結果看來還是要練一下超長LSD,會找一場會來印證一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黃土牛 的頭像
黃土牛

獅子與牛的益竹園

黃土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